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妖色媚鬼】第十三章

【妖色媚鬼】第十三章


作者:沉木
2017年/10月/16日发表于 2048核基地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7340

第一章[bbs]thread-9793139-1-1.html[/bbs]

          妖色媚鬼第十三章毒舌美妇(下)

  我不知道师娘为何不管我了,明明知道这妖怪要害我性命,竟会任由我自生
自灭。

  屋外传来女人娇糯细吟的嗓音,「爷,妾身真不骗你,那小贱人正撅着屁股
给那娃子肏穴呢,进去瞧瞧便知道了。」

  这是三夫人的声音,原来她说要帮我俩离开都是骗人的,目的不过是利用我
而排挤林紫茵罢了,哎,我怎么能信那妖妇说的话,可真够蠢的。

  蜈蚣精扭曲狂卷的身躯已渐渐向我逼来,「啪——」大门被一声巨响给碎开,
进来的是陆伯彦,还有跟着他不停嚼舌根的毒舌美妇。

  眼看我和林紫茵就要被蜈蚣精切成碎肉,突闻陆伯彦猛地一声怒吼,疾驰飞
奔间他全身的肌肉迅速膨胀,乃至衣物爆裂,身形渐渐壮大两倍不止,化成了一
只人形黑狗的模样,像一头极为凶悍的妖兽,乍一看,就知道比那白狼夫人的修
为高出不少层次。他利爪闪电般往狂卷的蜈蚣精抓去,只听,「扑,扑,扑。」

  数声,绿色的浆液四处喷涌,蜈蚣精的躯体瞬间被他利爪分崩断开,眨眼之
间已裂成了数节不停蠕动的无头虫尸。

  狗头妖怪面目狰狞,怒气焚身,一副爆虐的神情就像要将我撕成一片片的碎
肉。他一步步朝我逼近,吓得我踉跄地后退,当他离我咫尺之遥时居然是扶起了
受伤的林紫茵,他一边查看林紫茵的伤势,一边冷冷地道:「我答应过她不杀你,
但不代表不会废了你,赶紧给我滚——」。

  震耳欲聋的吼声让整间屋子都在震动,吓得我身子直发颤,我迈着发软的双
腿艰难地走了出去。

  狗妖放下林紫茵,好像在蜈蚣精和白狼精的尸体上找着什么,当我经过三夫
人身边时,见她粉脸阴沉,柳眉怒横,凤眼历瞪,一副誓要浴血杀人的模样死盯
盯地瞪着狗妖,可她似有些顾忌,此时未敢哼出半个字,真不像她平时嚼舌根子
嚼个不停的作风。

  我不敢再作停留,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还是尽快离开这鬼地方的好。出了
屋子,穿过几处宅院,走在一条空荡的长廊走道上,突感身后阴风阵阵,回头望
去,廊道上空无一人,但闻一阵清香飘来,嫣红襦裙裹着婀娜柔美的女子身段从
横槛飞下,轻盈的身姿翩然而至,只见三夫人略微邪笑,淡然地说道:「怎么,
这就要走了?」

  我知道这妖妇心怀不轨,原本是想借陆伯彦之手除掉林紫茵的,现在未尝所
愿,估计心里很不是滋味。「陆,陆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不想救那丫头了?」

  「我只怕没有那个能力去救吧……」

  「如果本夫人帮你呢?」

  妖妇见我没哼声,便又说道:「怎么,不信我?」

  「不,不是的。」

  「哼,陆伯彦为了救那小贱货,竟然把两位夫人的内丹都喂入她体内,你觉
得我还会骗你吗?若不想法子把她撵走,只怕来日我落得更加凄惨。小娃子你再
信姐姐一次,行不行?」。

  我哪能知道这妖妇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定又下个套来骗我。就算要救也不能
靠这妖妇,最好还是回去找师娘帮忙,我怯怯地回道:「我,我怕,我就才十四
岁小伢子,留在这儿也没什么用,你,你还让我回去吧,」

  「没用的东西,昨晚使劲肏老娘的身子可没说你会怕,也没说你多小,怎么
这会就开始怂了?」

  「昨晚,昨晚还不是被你下药了……」

  「你!呵呵,不听本夫人的话是吧,那就别怪老娘没给你机会。」

  妖妇衣袖一挥,我只觉腰间紧束,已被妖妇横腰抱住,身子被她连夹带提,
瞬间随她跃上长廊的屋顶之上。

  我不知她要把我怎么样,只好连声求饶,「陆夫人,你放过我吧,你要我做
什么,我都答应你便是了。」

  陆夫人只是得意地咯咯娇笑,化出一对翅膀,夹持着我迎风而上,眼看陆家
宅院尽收眼底,忽飘忽飞间,顺着陆家宅院的一处后山飞去,这山峰高耸入云,
眼不见顶,她贴着光秃的山壁往上飞行,异峰中端有一处石洞,她飞入洞中后才
将我松开。

  洞中四壁均是树枝干草镶嵌而成,而中央有一座雪白的羽毛制成的大圆床,
这整个地方看起来阴森怪异,简直像个巨型的巢穴。

  「你还抱住人家的腰干嘛,已经到地方了。」

  刚才飞得我头有点晕,生怕给掉了下去,听妖妇这么说,我才松开她纤柔的
腰肢,不禁问道,「这,这是哪儿?」

  妖妇没有回答我,轻轻摇着绫绢扇,扭摆着挺翘的圆臀走向雪白的羽床,羽
床的柔韧性极好,被妖妇轻盈的身子一坐一卧便深陷下去,曼妙的身材侧躺在床
上,嫣红柔软的襦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段衬托得性感至极。她单手枕头,三千青丝
自然泄落,美目微闭,似是累了,一副慵懒的神情,但听她娇糯的嗓音轻轻吟出
几个字,「从今往后,你便是本夫人的炉鼎。」

  我一时错愕,我跟着师傅耳闻目染,也对修道有粗略的了解,一般是说男子
修炼采阴补阳的功法,将低修为的女子作为炉鼎吸取阴元。可我没有一丝修为,
身体也不够强壮,怎么她会选我作为她的炉鼎。

  还未等我说话,妖妇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想法,她又说道:「别担心,我练
的是双修之法,互采互补,互为炉鼎,淫媾享乐,极美之事。原与那狗妖对修,
可如今她都不碰本夫人的身子了,只好等他玩腻了那小骚货,再与他行双修之法,
到那时本夫人自然会放了你。」

  我双腿一下子扑通跪在地上,连身求饶道:「陆夫人,你饶了我吧,我年纪
这么小,屁点功法也不会,你找个年轻的壮年男子来修炼吧。」

  「年轻的壮年男子嘛,本夫人自会去找,用不着你担心。不过呢,只有你这
等岁数的娃子才适合育为炉鼎,所以只好委屈你咯,放心好了,双修只会对你有
好处的,咯咯……」

  我虽然想逃,但洞外是万丈深渊,只好服软地说道:「陆,陆夫人,是说要
怎样我都答应你就是了,只是千万别要了我的性命,我,我还,我还……」

  「还什么?还没娶媳妇么,不如你就把本夫人当做你的媳妇可好" 咯咯…
…」

  说完妖妇一阵大笑,绫绢扇掩着半边粉脸笑得花枝乱颤。

  若是真有这么个美艳的媳妇倒也不错,诱人的娇躯就在我身前触手可及,孤
男寡女独处此处,我随时可以肏她的身子好好教训一番,可惜这妖妇要拿我当修
炼的炉鼎,我只好畏而远之。

  妖妇似乎能窥见我心中的欲望,却又见我胆怯万分,便坐起身子说道:「看
你这娃儿今天也许吓坏了,没事,不急,本夫人出去转悠会,兴许能勾搭个壮年
男子,咯咯……你就在这好好歇着吧。」

  我巴不得这妖妇早点走,只要她不害我性命,她爱作什么都不干我的事,我
连声奉承道:「好的,好的,陆夫人,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妖妇轻轻抚摸了我的头,就感觉像对待一只宠物似的说道,「嗯,这就乖嘛
" 」

  等妖妇走后不久,我便摸到洞口去,崖下看得我摇摇欲坠,偌大的陆家宅院
已模糊不清,我只得趴在地面小心的瞭望,这山峰岩壁陡峭,崖下直耸而立,根
本不可能有落脚的地方攀爬,如今算是被软禁在这儿了。

  我四处观摩洞内,拨开一处杂乱的藤条时,发现里面还有个很小的洞窟。让
我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的地面非常平整,我特意用手敲了敲,似乎能听到下面悠长
的回音,我有点害怕,万一这里塌陷下去铁定粉身碎骨,所以不敢呆在里面。

  一直到夜幕降临也没见着妖妇回来,待在这儿确实百般乏味,唯一让我感到
有趣的就是这座雪白的羽毛床,抚摸起来软绵中又附有丝滑感,轻轻一按便深陷
入里,再一松开,又回弹如弦,果然是一件不得了的宝贝,我在这床上蹦蹦跳跳
地打发了不少时间。如若在这床上行房帏之事,那只需轻松地挺挺腰部,便能肏
得女人浪嚎媚啼,若能坚持上小半个时辰,任你什么淫娃荡妇,保管三天都下不
来床。

  没有烛火的照明,洞里渐渐变得昏暗了,回想起师娘,我感觉她可能不会来
救我了吧,不然凭她的轻功早就应该到了。我摸着怀里这颗可以毁掉妖怪千年道
行的药丸,只怕这是我用来逃命的唯一希望了。

  软绵舒适的羽床让我很快就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不过床边却多
了一人,正是性感风骚的陆夫人,她此时背对我侧卧,嫣红的襦裙未能全完遮住
那双浑圆白皙的玉腿,半截裸露的腿间呈现一道幽深的三角沟,我似乎闻到了一
股淫靡的腥味,像是与人交媾后留下的,难不成这妖妇昨晚真的去勾搭男人了。

  由于刚睡醒,每天早上肉棒都会像往常一样勃起,硬度胀得有些疼,见着眼
前睡姿撩人的妖妇,又让我有股子精虫上脑的欲望,好想去摸摸她幽秘的腿缝里,
可惜又有些担心,万一她一时兴起要拿我练功该怎么办。

  我压制着内心的冲动继续装睡,没多久感觉床在震动,应该是妖妇睡醒了。

  随后一只柔滑的玉手轻轻摸在我的身体上,虽然隔着衣物,但被玉手抚过之
处皆是阵阵舒软。慢慢地,那只骚动的玉手滑移在我的大腿间,我以为它就要摸
向我勃起的肉棒,可玉手只是在两腿间轻触游移,似有意或无意地绕过男人最为
敏感之处。

  也许妖妇觉得这样摸得不够过瘾,那只玉手像条小蛇似的滑入了我的裤裆里,
肌肤相贴的滋味果然不一样,我清晰地感受到了玉手的柔软和温度。

  可恨的是这妖妇都摸到我的裤裆里头去了,硬是不去碰我勃起的肉棒,只在
我的小腹与腿股间抚摸,害得我的肉棒愈发暴胀,我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来撸动两
下。

  虽然被她摸得很是舒服,内心的欲望也膨胀到了极点,但我始终闭着眼睛不
敢动弹,身体在紧张的刺激下已经绷得僵硬,脸扑开始发烫发热,我在考虑到底
要不要继续装睡下去,内心在不断煎熬。

  突闻妖妇「噗哧」媚笑一声,软滑的玉手缩了回去,笑着说道:「罢了,你
这娃子矜持得像个小娘们,反正来日方长,不信你没发春的时候,咯咯" 」

  妖妇走后我便起床了,我现在急需要发泄一下体内的欲望,我激动地握住自
己的肉根撸动了几下,虽然没有肏穴爽,但是都怪那妖妇害得我实在没有了法子,
现在身子又这般难受。

  就在我幻想着肏得那妖妇死去活来之时,一个轻而娇柔的媚声在我耳后根飘
起,「怎么样" 舒服么" 」,不知什么时候,妖妇已经站在我后面,粉脸凑得很
近,我却全然没有发现她,这回被她一脸戏谑的神情嘲弄着我。

  我慌忙地拉上裤子,捂住鼓鼓囊囊的下体,顿时羞得我耳根子都红了,低着
头不敢望她。

  「躲什么呀,又不是没见过,前天晚上你那根肉棒子还吃在本夫人嘴里,要
不" 人家再帮你舒服舒服" 」这妖妇说着还无耻地用手在我的屁股上一把揉捏,
一副吃定了我的架势。

  我慌得直摇头,妖妇白了我一眼,啐了一口说道:「你呀" ,要么做一风流
子,要么有颗痴情种,像你这般敢想而不敢为,敢爱而不能争,岂能成大事,不
如死去,哪怕来世化鸟化兽,那也乐得逍遥自在。」

  我被妖妇好一顿讥讽,说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她说的不是全对,至少
在如今这种状况下,但是也怪我没出息,还贪生怕死,又无半点反抗之力,真是
活得憋屈。

  妖妇没再逗我了,走后留了个饭菜盒子,我打开一看,够我吃上一天的了,
看来她今天不会再来了吧。

  果然,这一天我独自一人在郁闷中渡过,一直到我昏昏睡去,也没见那妖妇
回来。

  当我第二天醒来,那妖妇已经睡在我身旁了,这回彼此的身子挨得很紧,一
条粉腿不知何时缠在我的腿间,微弱的鼻息若有似无地扑吹在我脸上,淡淡的体
香清神怡心,酣睡的俏脸儿温和柔顺,此时倒有些小家碧玉,俏皮可人的味道。

  也许她是常与几位夫人争宠,才将她的性子炼得那般泼辣骄横。

  咦" ,怎么会有股酒味,我原以为是陆夫人喝了酒,但从她呼出的气息来看
并不是的。我下意识地往四处瞧去,我肏,怎么会多了个男人睡在地上。

  这男人看起来三十来岁,束发蓬乱,脸色发黄,其实应该更年轻些才对,只
是他俊俏的面庞沧桑憔悴,连睡觉都眉宇不展,一副忧愁不散的样子。再看他穿
的衣物都是上等料子,估摸是个富家子弟,不过似乎有些邋遢,衣服像是很久没
洗过了,脏一块白一块的。

  来了个男人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不管是供妖妇修炼,还是纯粹给她找乐子,
总之能让我多活一天是一天,说不准什么时候师娘改变注意救我了呢。我还是像
往常一样继续装睡,突然「啪」地一声,屁股吃痛。只见妖妇坐起身子,努努嘴,
扫了一眼那熟睡的男人说道:「给你找了个拌,要是他欺负你了可要告诉本夫人
哟" 」

  妖妇又用那种对待宠物般的神情看着我,我只得乖乖地回应:「哦,哦。」

  这一天没有那么无聊,这男人没什么脾性,一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得过且
过的样子,好像参透世俗万物,又像世俗与他何干。我跟他聊天时,问什么他便
答什么,不会回问我,也不关心任何事。

  我得知他原是名富贾商人,由于做生意被昔日好友给坑害,落得个倾家荡产,
家父气急而亡,自己好几房妻妾都跟人跑了。人生到这般地步,哪还有脸面苟活
于世,可他心有不甘,欲要东山再起,奈何但凡赚了点小钱,不是去赌就是买醉,
久而久之,已失去了往日那股子拼劲,终日浑浑噩噩,过得不知时日。

  他姓吴,名恒,对他的遭遇我深感同情,却又无能为力,在我脑中突然闪过
一个念头,也许会救他,也许会害了他,但不管怎样,很定比他现在这副萎靡不
振的样子要好。

  「吴大哥,你是怎么会被那妖妇带到这儿来的?」

  吴恒拿着酒壶喝了小口,轻轻晃了晃酒壶。

  我问道:「就为这个?」

  「足矣" 」

  我故意压低嗓音说道:「你知不知道她是个妖怪?」

  吴恒摇摇头,脸上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之色。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

  「对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就意味着什么都可以失去,或已是将死之
人,怕又有何用?」

  吴恒虽然没有求生的欲望,但说的话在理。而我与吴恒不同,我的人生还有
太多的事情未曾经历,还有太多的牵挂放不下,总之我还不想死,我觉得应该做
些什么,不能再坐以待毙。看到吴恒喝完酒壶里最后一滴酒,我一把将酒壶夺了
过来,猛地用力一摔,酒壶的瓷片碎成一地,我拾起一块较为尖锐而有些长度的
碎片,将其偷偷地藏在床边干草里。

  我又拾起一片递给吴恒,可他没有接,搭着我的肩膀笑道:「你还是让我舒
舒服服地死了吧,我已经太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那婆娘生得风骚入骨,或
许这种死法对于我来说是种怜悯。」

  「吴大哥,我有个法子兴许许可以帮你。」

  吴恒没有回应我,眼神痴痴地瞄向洞口,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袭嫣红裙
裳映衬在石洞内格外耀眼,陆夫人迈着风情万种的脚步款款走来。

  雪白的羽毛床被妖妇占据,铺散开的红裙就像一朵鲜花在羽床中绽放,媚态
的娇躯柔撑依仰在床,一对乳峰被绷得挺翘,双腿并拢曲斜侧卧,臀侧裹得丰腴
圆滑,杏目斜视,尽显妖娆。

  陆夫人微撅着嘴,揉着自己的脚裸,柔声嗔道:「今儿风好大喔,吹得人家
路都走不稳,一不小心把脚给扭到了,好疼喔".」

  这话鬼才信,刚才还搔首弄姿地迈着步子,这会儿来装可怜。不过吴恒不这
么想,他一副失了魂似的盯着陆夫人说道:「不如我来帮你捏捏吧,兴许能好受
些。」

  「这样啊" 那好吧,你可别趁机占人家便宜哦" 」

  「不会的,不会的,我就揉揉脚而已。」

  吴恒兴奋地走过去坐在床边,将陆夫人的一双芊芊细腿横放在自己的腿上,
然后帮她把鞋子给脱了,握着一只赤裸玉足说道:「是这儿疼吗?」

  陆夫人轻轻点头,「嗯,就这儿,你可要轻点哦。」

  吴恒开始帮陆夫人轻轻揉着裸足,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但也许是触摸到了脚
底某个穴位,按得陆夫人嘤咛地媚呼一声,吴恒见她极为享受,便大胆地加重力
度,一揉一捏间爽得陆夫人娇躯轻颤,发出像叫床一般的呻咛声:「喔" 喔" 舒,
舒服" 喔" 再,再使劲点儿嘛" 」

  任谁听起来都会以为这对男女在行苟且之事,可谁能想到会是这样。吴恒也
真是好色,趁着妖妇发春般浪叫,他还握住她的另一只裸足往嘴边送,开始只是
抱着磨蹭,后来就像狗一样伸着舌头舔弄,白皙的脚底脚背就连脚丫缝里他都不
放过,甚至张大嘴巴将五个小巧的脚趾头都含在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随着陆夫人的玉腿抬起,嫣红的襦裙柔滑褪开,顿时两条凝脂玉白的纤长粉
腿全都暴露在外,诱人的粉腿撩得吴恒伸手去摸,他不但摸,还将舌头从脚丫慢
慢往小腿上舔。见陆夫人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他的舌头就像占领地盘一样,一
寸一寸,一丝一丝地舔滑着妖妇的肌肤,只进不退,慢慢地往大腿移去。

  我敢很定陆夫人的淫穴已经湿透了,因为我隔得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子骚味。

  他们几乎把我当成透明的,根本不在乎我的存在。既然吴恒不怕死,我也没
什么好为他担心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场香艳的盘肠大战即将上演,我自
然不会错过这场好戏,可我也不想参与其中,因为我在寻找一个机会,哪怕只有
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可以一试。

  陆夫人见吴恒已经吻到了自己腿间内侧,就在要临幸她贴身的褒裤时,她的
双腿迫不及待地勾住了吴恒的脑袋,将他的脸部深深地夹在女人羞耻的股胯里,
腰腹一浪接一浪地蠕动,简直就像要用自己的肢体将股胯间的男人给缠死一般。

  吴恒尽情地埋在陆夫人的双腿间享受着,一双贼手还捧着陆夫人的丰臀胡乱
摸索,不知什么时候几根手指已经溜了陆夫人贴身的褒裤内,我看见裹着臀肉的
白色褒裤被撑得凸起,凸起之处正顺着女人的臀沟不老实的往里钻动。

  陆夫人的臀肉在紧张地颤抖下承受着吴恒的挑弄,嘴里柔柔呼道:「喔,我
的好人儿,慢,慢一点弄,哪儿好生敏感,真是" 嗯" 美死了" 」

  听着骚气入骨的媚呼声,我自己都有点把持不住了,两天没碰女人,裤裆里
的棒子烫得火热,真想用这根肉棒将妖妇的嘴给堵住。欲火憋得我有点难受,我
只好不去看这对发情的狗男女,自个往里面的洞窟躲去,谁知那妖妇好像故意整
我似的,浪叫声越呼越大,而且这里洞还有回音,她叫一声我得听三声,真是想
要我了的小命。

  我索性偷偷躲在洞口边,身体掩藏在杂乱的藤条后面,肉棒被我从裤裆里掏
出,一边轻轻抚弄着,一边偷瞄着香艳的春宫图。

  此时陆夫人将缠住吴恒的粉腿松开,吴恒脸色通红,粗狂地喘着大气,他也
许是被憋坏了,让骚气给熏得头脑恍惚。

  陆夫人痴痴地望着吴恒,牵住他的手往床上拉,两人像恋人一般拥在一起开
始唇舌激吻,慢慢地双双倒入床上,互相抚摸着彼此的身体,四条腿交叉缠叠在
一起。

  两条鲜红嫩舌在彼此的唇间交织缠扭,时而相互吸吮,时而勾入对方的嘴里
扫滑,四片红唇时分时合,透明的津液相融搀混,在你来我往间,津液越粘越多,
彼此的嘴唇已湿润得晶莹透亮。

  吴恒的双手始终不离陆夫人丰腴的后臀,十指将她的臀肉就像揉面团一般捏
成各种鼓胀隆起的形状,每每揉捏之时必会将陆夫人的臀股往自己下体相抵,股
间突起的异物隔着裤头厮磨着她的私处。

  陆夫人乏力地抚着男人的胸膛,眼眸心醉迷离,一副别情依依地样子分开了
吴恒的厚唇,翘拈兰指将额前一缕凌乱的刘海丝儿搭在耳后,柔柔说道:「你好
坏喔" ,竟敢勾引本夫人,被我相公知道了可饶不了你。」

  吴恒握住陆夫人一只娇嫩玉手,深情地说道:「但求醉卧美人膝,梦醒一切
皆可弃。」

  陆夫人故作委屈的嗔道:「那,那你可要快点儿弄,莫被我相公撞见了。」

下一章[bbs]viewthread.php?tid=1006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