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裸模】(06)【作者:垂死老头】

【裸模】(06)【作者:垂死老头】


作者:垂死老头
字数:5261
  


  

      ***    ***    ***    ***
               裸模(六)

  苏笙担任业余模特儿以来,因为兴趣和个性使然,她接过不少的稀奇古怪工
作,一开始是为了配合她自己的兴趣,所以很多部分都非常配合,但不知道为什
么,在业界之间却传开了『某某模特儿尽职又配合』的奇怪传言,让一些人纷纷
找来,例如这一次的工作……

  一早苏笙便早早起床,这次的工作除了平常的灌洗整理之外,还多了额外的
一个步骤,想到这个步骤。

  洗完澡,苏笙没有擦乾身体,直接从浴缸走出,取出陈丽交给她的一堆器材,
想到陈丽给她时的诡异笑容,苏笙难得的满脸通红。

  可爱的小篮子里面装着二罐药剂还有一个灌肠袋,苏笙照着陈丽的交代,先
把红色的药剂倒了一些进去灌肠袋,然后调整好水温,将温水小心的灌入灌肠袋。

  『温度要调到跟给小孩喝的牛奶差不多,这样肠胃的吸收会较好,也不会太
伤身。』

  回忆着陈丽的交代,苏笙一边装好灌肠袋,将灌肠袋吊高后,拿起润滑剂,
倒在手上后先抹了一些在自己的屁眼上,冰凉的润滑剂刚抹上屁眼,便刺激的苏
笙屁股一抖一抖,手指先在屁眼周围环绕着涂抹均匀后,苏笙从指尖开始,慢慢
的分开屁眼的括约肌。

  『什么文诌诌的形容词,不过就是个臭屁眼。』

  动作到一半,苏笙突然想到陈丽以前的笑骂,原本紧张的心情一松,自我嘲
笑一下后,放松身体,将食指慢慢深入后缓缓抽动,把润滑剂涂匀在屁眼内。

  「啊…」

  即使有润滑剂的润滑,但在涂抹的动作中,手指抽插屁眼的疼痛、酸麻感,
依旧让苏笙忍不住喘息。

  『不、不行现在发情…』

  强迫自己忍耐祝情欲的冲动,苏笙润滑完屁眼,趴伏在地上,双膝撑地翘高
着屁股,一手握着灌肠袋的导管,小心的插入屁眼,缓缓深入。

  「还好没有答应陈丽让她来帮忙…」

  一边忍受导管深入的异样快感,苏笙一边自言自语转移注意力,昨天跟陈丽
提起后,陈丽兴致勃勃的要来帮忙,被苏笙义正严词的拒绝了,谁知道那个腹黑
的虐待狂好友,会怎么对待她。

  当导管深入到一定程度后,苏笙先深呼吸放松身体,再将导管的止水阀打开,
让混合了药剂的温水流入屁股内。

  「呜…啊啊…哈…哈哈…」

  一股温热的饱涨、疼痛感瞬间袭来,从没有过这种经验的苏笙忍不住呻吟、
喘气,低声惨叫着,即使很想马上马上蹲上马桶,但是陈丽特别交代过,灌肠后
要忍耐一段时间,才能够排得乾净,苏笙只能忍受着各种不适,极力忍受到全部
的灌肠液流入后(1200CC),苏笙抱着肚子,慢慢的一点点的,爬到马桶
前小心的坐上去。

  前后忍受不到一分多钟,苏笙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不断作响,当实在忍不住到
极限后,一阵喷射爆发的难堪声响充斥在浴室,当声响结束后,苏笙只感觉着一
阵畅快。

  「啊…」

  当整个排泄完毕后,浴室飘着一股带着药味的异味,不好闻但是并不臭,苏
笙无力的摊坐在马桶上,沖掉排泄物后,想起陈丽的交代。

  『红色的要灌至少三次,里面的药可以除臭,不用担心你的大便臭死人,所
以要清理乾净。』

  一边苦笑着一边起身,苏笙只能感谢自己家是浴室和厕所的合并设计,无奈
的将自己屁股清洗乾净后,又再次重複灌肠的动作,当三次结束后,苏笙眼角含
着泪珠,抱着肚子摊倒在马桶上,无力的喘息着,一手轻轻的按上肉穴,湿润的
触感让她满脸通红。

  「竟然湿了…」

  即使知道自己的癖好变态,但是发现紧紧靠着灌肠也能高潮后,就算苏笙再
怎么无感,也不得不觉得羞耻,但是这一切却还没结束,眼角含泪看向小蓝子中
的蓝色药剂,陈丽带着恶意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等到你这骚货肚子清乾净了,记得再用蓝色的那罐灌一次,把你这骚货的
臭屁股弄得香一点,免得熏死人了。』

  「那个混蛋…」

  心里慢慢骂道,但苏笙却还是撑起身体,再次准备灌肠,看向药剂的眼中,
隐隐带着期待…

  当半小时后,装扮整齐的苏笙慢慢离开家门,乍看一切正常的套装下,却是
一个带着辣痛感的屁眼和湿腻滑润的肉穴,在那墨镜之下是一双春情泛水的发情
眼神,缓步的走向今天的工作地点。

  撑着有点软的脚,苏笙尽量维持正常的走进摄影棚,脑里还是再为自己接这
个工作而觉得脑残。

  「小笙笙~~~干嘛不进去?」

  一个开朗的声音响起,苏笙忍不住苦笑的转头道:

  「庄姐,我可以回头吗?」

  「当然~不行!」

  留着黑色波浪长发的女孩一脸灿烂微笑,但眼神却无比坚定的一把搭住苏笙
肩膀,不由分说的带着苏笙走进摄影棚。

  「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说除了你,我们真没有其他人愿意答应这种变…奇怪
的工作。」

  「你刚刚想说变态对吧,想说变态对吧?」

  一脸放弃的苏笙顺着庄姐的拉扯走进摄影棚,但仍然不忘记吐嘈庄姐的语病,
庄姐一边拉着苏笙一边笑着说道:

  「别在意,别在意,艺术家的想法我们不懂,反正已经同意不具名了,你就
别在意了。」

  「我很在意!!!」

  无奈的被拖进摄影棚后,苏笙也只能放弃抵抗的跟着走进更衣室,速度飞快
的脱下衣服后,认命的走出来,现场除了几名女性工作人员外,只有一位金发外
国壮汉,穿着一身像是手术袍的衣服,站在一个手术椅旁边。

  这位就是苏笙这次工作的委託人,外国一位挺有名的行动艺术家,这次的委
託是他想要制造一批各国美女的人像,扯到树脂模型、翻模什么的专有名词,苏
笙只理解是以真人为模型,翻模出一个一比一比例的可动人偶。

  如果只是这样子的话,苏笙可能还没有那么抵触,但是这个艺术家为了所谓
真实的追求(但是不露脸),所以要完全的翻制出模特儿的一切(但是不露脸),
也就是说,模特儿的屁眼、阴户等等为求逼真(但是不露脸),都要翻制。

  这也是为什么苏笙会被找上,模特儿圈子都有这么一句话,怪工作?找苏笙。

  然后苏笙自己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会脑子秀逗答应这个工作,除了是因为太
年轻之外,应该是那豪华牛排套餐加上哈根达斯吃到饱的魔力吧……

  总之,基於工作道德和女性自尊,苏笙还是厚着脸皮找上陈丽,跟她学习了
一连串的后庭清理程式,加上节制饮食控制饮水,苏笙自认为自己的下体已经没
有异味了。

  但是当苏笙躺上手术椅,屁股朝天双脚大开,那位艺术家站在她屁眼正上方
时,苏笙的脸还是红透了。

  『应、应该不会有味道吧?』

  无视苏笙心里的忐忑不安,那位艺术家只是专注的看着苏笙的肉穴和屁眼,
还不时伸手轻轻拨弄,弄得苏笙又羞又痒,一股热流慢慢积聚在小腹,苏笙只能
转过头,故作生气的瞪着庄姐转移注意力,心里不断念着。

  『别发情、别发情,不能在这时湿呀…』

  或许是苏笙的祈祷又或许是苏笙的忍耐生效,至少那位艺术家没有感觉异样,
检查完毕后便开始调制翻模用的矽胶,一边替苏笙的股间涂上凡士林一边同时对
着苏笙叽哩咕噜的说着一长串话。

  苏笙的英文不错,但这时她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压制自己的欲望上,那有心思
去注意,还是庄姐注意到,移到苏笙耳边说道:

  「等等矽胶抹上去后,大概十五分钟会硬化,这段时间不要呼吸太大力,一
开始会有点凉,之后会慢慢发热,可能会有点痒,忍耐住就对了。」

  苏笙只能点点头,即使是她,这次的经验也让她害羞得快要哭出来,只能希
望这一场赶快结束。

  当矽胶盖上苏笙的屁眼和肉穴时,跟冰凉感一起涌上来的是一股安心感,但
很快的,苏笙便开始感觉到矽胶的部分慢慢发热,但并不会太过难受,当苏笙微
微松一口气时,突然开始感到不妙…

  「好、好痒…!」

  原本便是身体的敏感位置,现在在矽胶的刺激之下,苏笙渐渐开始感觉阵阵
麻痒,苏笙差点就要伸手去抚摸时,庄姐已经先按住她的肩膀。

  猛然回神的苏笙只能紧咬着牙,接下来的时间对苏笙来说简直煎熬,肉穴和
屁眼感觉着阵阵麻痒,如果只是想要皮肤抚摸还好,但是却发现麻痒还在慢慢渗
入体内,让苏笙几乎按耐不住冲动,想要不过一切的掏弄肉穴和屁眼。

  忍受百般煎熬和痛苦,苏笙终於等到了定时闹钟的哔哔声响,强忍着等待那
艺术家将矽胶剥下后,苏笙二话不说的跳下手术椅,也不遮掩自己的裸体沖进厕
所,门刚关上苏笙便两手一同按住肉穴和屁眼,在凡士林的作用下,顺利的同时
抽弄自己的双穴。

  『呜…』

  当苏笙脑中的那股欲火散去后,才发现自己全身瘫软的跪在地上,双手手指
还插在自己的屁眼和肉穴中,喷了满地的淫水…

  「这该死的艺术呀……」

  为自己放浪的表现羞惭不已,苏笙一脸苦笑的靠着门板喘息不已,想到后面
接着的活动,苏笙再一次的萌生逃跑的念头。

  当苏笙终於整理好情绪回到摄影棚后,她很尴尬的面对一脸紧张的艺术家,
他非常关心苏笙的状况,甚至打算暂停拍摄,苏笙费尽气力,最后贴着艺术家的
耳边低估了几句话后,才顺利安抚下来。

  看着艺术家一脸害羞的跑去忙,庄姐奇怪的靠近问道:

  「你跟他说了什么?」

  「呃…我跟他说没事,只是那个矽胶弄得我的…小穴和肛门很痒…」

  苏笙脸色微红的解释完,庄姐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艺术家。

  「喔~~原来还是小处男,我还以为艺术家都很开放的。」

  「庄姐!」

  苏笙小声的笑骂一句,然后在艺术家的助手的招呼下过去,刚刚的矽胶翻模
肉穴、屁眼只是今天的热场,重点还是等下要开始的。

  在外国助手的带领下,苏笙先来到一张椅子前,坐下之后助手将她双脚垫在
一个椅垫上后,拿出石膏纱布将苏笙从脚板包到小腿后,再扶着苏笙站起。

  「要先等这部分硬化乾燥后,我们才能继续下一动,这段时间请维持这姿势
不要动。」

  听着助手的话,苏笙维持着站姿默默等待乾燥。

  与刚刚的矽胶类似,石膏纱布在乾燥的同时也渐渐发烫,但或许是脚没有肉
穴部位敏感,或者并没有矽胶那样的效果,苏笙并没有感觉发痒,但是却感觉到
另一部份的问题。

  『这个乾燥后,会收紧呢……』

  苏笙暗暗判断这个石膏纱布的效果,等他乾燥至少要半小时,而为了要保持
姿势,所以不能一口气完成所有的固定,因此必须要像现在这样子,一段一段的
分段固定身体。

  『这感觉真像是拘束呀…』慢慢品味这个状态,苏笙暗暗庆倖自己有控制饮
水,至少一天之内不用担心排泄问题。

  半小时后,助手们继续迭加绑在苏笙身上的绷带,这是拘束到大腿一半的位
置,苏笙慢慢感觉到被限制的拘束感,双腿被限制住的感觉,比起只有小腿被限
制的状态,现在这样子被拘束感更大,而当石膏绷带开始收缩后,苏笙开始感觉
不妙了

  『糟糕…有感觉…』

  发现身体反应后,苏笙开始感觉不妙,因为跟以往的工作不同,这次的工作
大家不是远观,而是要就近继续处理,如果出现太过激的反应,苏笙只会觉得无
地自容。

  感觉到自己的危机,苏笙连忙控制呼吸,放松身体转移注意力,旁边一位女
助手看到后,突然说了几句话,苏笙听了整个哭笑不得,那位助手是这么说的。

  「苏小姐经验真丰富,这过程要保持呼吸平稳;放松身体,不然石膏很容易
崩裂,之前几位模特儿都在这边重来好几次呢。」

  『我不是有经验,我是怕发情呀…』

  苏笙一脸尴尬又哭笑不得的带着微笑,继续控制自己的情绪,好不容易熬到
时间到,在苏笙紧张的情绪下,助手们将苏笙的大腿到小腹都用绷带包好,到这
里时,整个下半身都已经被石膏包住。

  苏笙先是放心,但紧接着又感觉到不妙,由於小腹也受到了包裹,苏笙开始
感觉呼吸也渐渐受到限制,为了避免前功尽弃,苏笙现在不得不放缓呼吸,但比
刚刚好一点的是,苏笙现在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发情迹象被人发现,但是当石膏
开始发热时,苏笙忍不住在心里呻吟着。

  『喔…啊啊…这…这感觉…啊啊…』

  石膏硬化中的热度慢慢开始传染到苏笙的肉穴和屁眼,刚刚经过自慰发泄过
的肉穴正敏感之时,石膏的热度更是火上加油,刺激的苏笙脸色微红,尽力控制
自己的呼吸。

  后续的工作变这样陆陆续续的推进,很快的苏笙便只剩下头部还没被石膏包
住,整个身体都已经变成白色雕像般的模样,动作被拘束、呼吸被限制,收缩的
石膏更是让苏笙有满满的拘束感,在石膏的遮掩下,苏笙能感觉自己的小穴已经
湿润一片,只能暗自祈祷等等解开时不要被发现。

  很快当全身的石膏都完全硬化后,助手拿着一个头套包住苏笙的头发,接着
让苏笙含住一根中空的吸管后,绷带一层层的将她的脸包住,苏笙感觉四周一片
漆黑,听觉也变得模模糊糊,整个人彷佛进入了一个漆黑的世界,只能感觉到身
体被紧紧包覆的拘束感,还有微热的刺激感。

  『啊啊…这根本…这根本…呜…』

  苏笙完全的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无法动弹、无法出声,视觉、听觉都
几乎完全的失去,强制性的拘束感让苏笙身心都进入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中。

  几乎失去时间观念的状态下,苏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到拘束住自己
的石膏正被人慢慢拆解开,苏笙顿时涌起一股限制放开后的轻松和失落感。

  『啊啊…结束了呀…』

  这次的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艺术家大肆的称讚苏笙的表现,并且表达了希
望能够再度合作的意愿,庄姐开心的说要请苏笙吃饭,苏笙乙太过劳累为由婉拒
后,难得的没有搭车公交,而是叫了计程车直接回家。

  『这工作,让人痒得难受呀…』

  劳累的表情下,苏笙强制忍耐着搔痒,脑中只有对欲望忍耐的不满,以及对
欲望解放的渴求。

  『不过…或许可以再尝试看看…』

  下了计程车,回到住家的大楼下,等待电梯中的苏笙回味着今日的快感,忍
耐了一天的淫水,缓缓自腿间流下,无人发现身旁这面带疲惫的女子,正饱含着
满满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