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少妇白洁

少妇白洁


一部 失身的新婚少妇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和每个人的幸福,谁能说自己的不幸不会是幸福呢。女人的幸福是找一个好男人,好男人会不会是自己的丈夫呢。
  女人是有性欲的,而且是比男人还要强的,一旦暴露出来,女人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女人要小心,漂亮的女人更要小心,漂亮的少妇更要小心,因为少妇弄了就弄了,也不会有什么后患,一个少妇去告别人强奸的很少,反而会弄得自己身败名裂。
  生活中的女人有几个一生只被一个男人玩过,结婚的女人有几个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一夜激情不被老公发现,哪个女人不想这个。
  白洁,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一所地方师范学院,在中国北方一所小镇中学教语文,这是一个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学校,高中有宿舍,也有一部分学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学校的升学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乱。
  白洁这几天正为了评职称的事闹心,白洁毕业才只有两年,虽说学历够了,可资历太浅,但如果学校的先进生产者能选她,那就有把握多了。
  那就全靠校长的推荐了。
  刚结婚两个月的白洁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分,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朦,仿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1.62米的个头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新婚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高义从窗口看见白洁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高义是个色鬼,以前在镇政府作教育助理。这天有一个女人来找他,原来这个女人以前当过老师,后来拿下来了,这次又聘用民办教师,她就通过一个亲戚找到高义。
  这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挺不错的,这天穿了一套黑色的套裙,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高义的眼睛盯着女人薄薄的套装下明显隆起的胸部,嘴里支支吾吾的说这件事情不好作。那女人到也不是省油的灯,看着高义的眼睛瞪着自己的乳房,就明白了高义的心思,心里慌慌的,又说了几句话,高义一再说要研究研究。
  女人出了高义的办公室,在办公楼外边转了好几圈,想想天天劳累的日子,再说自己以前当老师的时候,和学校的好几个人都干过,虽然那是自己愿意的,可弄起来还不都是一回事儿,一狠心,在公共电话亭给高义打了个电话,“高助理,我是刚才找你的王芬,你出来咱们再研究啊。”
  高义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很快就下楼。王芬看见高义,心里蹦蹦的跳。高义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是不好意思,就和女人说:“走啊,去你家看看。”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女人的家里,进屋高义就搂住了女人肉乎乎的身子,女人也没有反抗,只是嘴里说着:“快点吧,高助理。”
  高义让那女人把裙子撩起来,趴在床上。女人穿的是一双长筒袜,大腿根一截白肉里面是一条蓝色的内裤,高义把女人的内裤拽下来,两人衣服也没脱,从后边就插了进去。女人的屁股很大,很显然生过孩子,阴道很松的,弄几下水就很多了,高义双手把着女人的腰,“咕唧……
  咕唧……“地干得过瘾,女人跪趴在那里,不断的哼哼着,高跟鞋也掉到了地上一只。
  正干得火热,女人的老公回来了,一敲门,高义一紧张,一边往外拔一边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阴道里,阴毛上、屁股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精液。两人慌乱地弄好衣服打开门。
  男人进来一看,两人神色慌张,女人的脸红扑扑的,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赤着一只脚,腿上和脚上的丝袜都已经松脱了,裙子也都褶皱了。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转身,看见床上扔着一条女人的蓝色内裤。
  沉着脸叫女人和他进了屋里,一进屋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一看女人没有穿内裤,当时就急了,手在女人湿乎乎的阴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闻,“我……妈!”
  男人捅到了镇里,高义只好调到了中学当校长。到学校里来了之后,也已经搞了六七个女老师了,学校里的男老师都知道高义的风流好色,一看哪个女老师经常被高义叫到办公室,或者单独谈话,男老师们就互相传闻:“谁谁又被扒裤子了。”
  白洁刚毕业到学校的时候,高义就惦记上了,可一直没有机会,两个月前白洁结婚的时候,高义上火了好几天,他一直怀疑白洁结婚之前是处女,没在结婚之前弄上她,结婚之后,看白洁一天天的从一个少女的清纯变成少妇熟透了的感觉,让高义心里急得要命。今天见到白洁,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向白洁身上套来。
  白洁这几天正为职称的事情发愁,晚上回到家,白洁吃饭的时候把单位的事和丈夫说了,可她丈夫根本没当回事。
  白洁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个中学教数学的老师,人瘦瘦的,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也有知识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这个职称,不屑一顾的说了几句话,让白洁很不舒服,两人闷闷不乐地上床了。
  过了一会儿,王申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白洁身上,一边揉搓着白洁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白洁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舐着。
  “烦人……”白洁不满地哼了一声,王申已经把手伸到白洁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白洁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阴茎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白洁的双腿,压到了白洁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白洁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白洁心里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王申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王申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白洁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王申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白洁身上起伏着。渐渐地白洁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白洁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王申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白洁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白洁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翻过去,心里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王申显然无法满足白洁的性欲,只是现在白洁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白洁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第二天,一上班白洁就发现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来今年的先进生产者评了她,而且,还评她为今年镇里的劳模,准备提名为市里的劳模。白洁心头一阵狂喜,来到了校长高义的办公室。
  白洁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著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白洁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高义眼睛盯着白洁薄薄的衣服下,随着白洁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白洁又叫了一声。
  “啊,白洁,你来了。”高义让白洁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准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准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白洁坐在沙发上,高已从白洁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白洁里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高义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白洁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白洁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白洁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里。”高义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白洁。
  白洁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钟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白洁,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王申对白洁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白洁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白洁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着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著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白洁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高义开门一看见白洁,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白洁把总结递给高义,高义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白洁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白洁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白洁没注意到高义脸上有一丝怪异,白洁又喝了几口高义又端来的咖啡,和高义说了几句话,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白洁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高义过去叫了几声:“白洁,白老师!”一看白洁没声,大胆地用手在白洁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白洁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高义在刚才给白洁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白洁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高义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白洁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白洁身上,揭开白洁的马夹,把白洁的肩带往两边一拉,白洁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高义迫不及待地把白洁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高义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高义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高义含住白洁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白洁裙子下,在白洁穿著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白洁阴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白洁轻轻地扭动着,高义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
  高义把白洁的裙子撩起来,白洁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高义把白洁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白洁一双柔美的长腿,白洁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白洁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高义把白洁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白洁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白洁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高义只感觉阴茎被白洁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高义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白洁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白洁脚上还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高义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高义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白洁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白洁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高义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白洁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的嘴角流出来。
  高义恋恋不舍地从白洁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白洁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高义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白洁身边,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白洁只穿著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高义光着身子躺在白洁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高义把手伸到白洁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白洁身上,双手托在白洁腿弯,让白洁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高义坚硬的阴茎顶在白洁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白洁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高义也知道白洁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白洁两条穿著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白洁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白洁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白洁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白洁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白洁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高义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男人的骯脏东西。
  “啊……”白洁尖叫一声,一下从高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里黏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着什么,用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白洁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高义过去拍了拍白洁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
  白洁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白洁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高义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白洁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高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高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白洁看。
  白洁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白洁去抢照片,高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白洁压到了身下,嘴在白洁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白洁用手推高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高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洁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白洁全身,白洁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白洁手无力地晃动着。
  高义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高义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白洁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高义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白洁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白洁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高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高义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洁阴道最深处,每一插,白洁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高义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洁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白洁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高义只感觉到白洁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高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高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阴茎拔了出来,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
  “骚屄,过不过隐?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屁股。
  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白洁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高义把白洁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握住白洁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
  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终于高义在白洁又到了一次高潮,在白洁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白洁身体里。白洁浑身不停地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肿起的阴唇间缓缓流出。
  晚上四点多,白洁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还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才流着泪睡了。
  周一了,白洁上班,不知为什么,穿裙子去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好象是光着身子的感觉,就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乳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高义看到白洁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白洁赤裸裸的撅着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阴毛、粉红湿润的阴部、微微开启的阴唇,高义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
  白洁已经当上了教学组长和中级职称,这对于这几年的老师是不多见的。
  白洁上课时发现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他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一些没课的老师就开始偷偷去买菜做饭,办公室里已经没几个老师了。白洁在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在看他进来之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后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么?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
  “没事儿,来,上里边,来吧……”高一连推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组档柜和一把椅子,没有窗户。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稍一揉捏,白洁出气就不匀了:“别……哎……呀!”白洁扭头躲着高义的嘴:“干啥呀……”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
  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干一下子。”
  “不行啊,放开我……”白洁用力地挣扎,推开高义想走到门外去。
  “你不是想让全镇的人都欣赏你的表演吧?”高义笑嘻嘻的说,一边抓住了已经浑身发软的白洁。白洁眼中欲哭无泪,任由高义的手把她的衣服下襬拽了出来,手伸到了白洁的衣服里面抚摸着白洁娇嫩的皮肤,高义的手挑开她的乳罩,按在了她丰满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
  “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
  高义把白洁靠在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推到了乳房上边,白洁一对丰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的舔着。
  “啊呀……嗯……不要啊……”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有是那么无力。穿著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潮湿了。
  “来,宝贝儿,把裤子脱了。”高义伸手去解白洁的裤带。
  白洁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边,一对乳房翘立着,粉红的乳尖已经硬了起来,牛仔裤已经被高义扒到了膝盖上,阴部穿著一件白色丝织的小内裤,高义的手在白洁阴门的地方隔着内裤揉搓着。
  “都湿了,还装啥呀!来,把着柜子。”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屁股,他把裤子解开掏出阴茎,走到白洁身后,把白洁的内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阴茎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
  “哼……哼……哼……哎呀……你快点吧!”白洁怕被人撞见,轻声的说。
  “受不了了吧?骚货……来了!”高义双手扶住了白洁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连根插入,白洁双腿一弯,“啊……”轻叫了一声。
  高义一下插进去,手伸到白洁胸前一边把玩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开始抽送。白洁垂着头,“嗯……嗯……嗯……”轻声的哼着。高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白洁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白洁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屁股也用力的翘起着。
  “我操……干死你……”高义终于紧紧的顶在白洁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浓精射进了白洁的身体里。
  高义缓缓地拔出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微微敞开的阴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裤和内裤都挂在脚边了,黑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脸如红纸,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衣服落了下来,可一侧的乳房还是裸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
  过了好半天,白洁才从高潮中回味过来,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老师们都回来了,看到她的样子都有点不自然,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深夜,白洁无法入睡,自从那天在高义家一连几次疯狂的作爱后,虽然是奸污,可却让白洁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后那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头一次感到男人那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让她欲仙欲死,她能感觉到身体里什么东西复活了。晚上,她要了丈夫三次,可加在一起还赶不上跟高义干一次过瘾,她感到自己已经学坏了。
  贞女和荡妇只有一步之遥,白洁在被高义诱奸之后,从一个贤淑的少妇走向了风骚的荡妇。